玄怪录(唐代牛僧孺所著的传奇小说集)

博主:xummnlxummnl 05-10 508 0条评论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38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玄怪录(唐代牛僧孺所著的传奇小说集)

玄怪录

中文名玄怪录
别名《幽怪录》
作者牛僧孺、李复言
作品体裁小说
内容信息
字数146千字
页数212页
装帧平装
版次1
出版信息
出版时间2006-8
规范控制
ISBN9787101046939
其他信息
创作年代唐代

《玄怪录》(又称《幽怪录》)是唐代传奇小说集,由唐代著名作家牛僧孺创作。宋代因避讳赵匡胤始祖玄朗之讳,改名为《幽怪录》。

牛僧孺的《玄怪录》成书于宗教文化空前繁盛的中唐时期。《玄怪录》的内容根据故事的不同大致可分为神仙、鬼怪、精怪三大类,记录了南朝梁至唐大和年间的神奇鬼异事件,内容涉及官场腐败黑暗、民间疾苦、歌颂义士侠女、描写恋爱婚姻等多种题材,作品多反映作者目世之见和人生观念。

《玄怪录》被公认为唐传奇专集的代表作品,包涵着深厚的政治文化意蕴,折射着作者对唐代政治的特殊观照。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唐之传奇集及杂俎》篇首即是对《玄怪录》的高度评价:“造传奇之文,会萃为一集者,在唐代多有,而煊赫莫如牛僧孺之《玄怪录》”。

作者简介

牛僧孺(780—848),字思黯,安定鹑弧(今甘肃灵台县)人。唐顺宗永贞元年间(805)中进士及第,曾受封为奇章郡公,世人称“牛奇章”。他先后侍奉过顺、宪、穆、敬、文、武、宣宗七个皇帝、又三次出任重镇节度使,涉尚书省五部,两任宰相,两任东都留守,与当时发生的许多重大政治事件都有一定关系,被视为中晚唐党争的代表人物之一,是中晚唐著名的政治家,在唐代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旧唐书》和《新唐书》均有其传。除政治才干之外,牛僧孺在文学上也颇有建树,是一位有影响的文学家,流传至今的作品,有《全唐文》收文十九篇,《全唐诗》收诗十四首以及传奇小说集《玄怪录》。

牛僧孺(780—848),字思黯,安定鹑弧(今甘肃灵台县)人。唐顺宗永贞元年间(805)中进士及第,曾受封为奇章郡公,世人称“牛奇章”。他先后侍奉过顺、宪、穆、敬、文、武、宣宗七个皇帝、又三次出任重镇节度使,涉尚书省五部,两任宰相,两任东都留守,与当时发生的许多重大政治事件都有一定关系,被视为中晚唐党争的代表人物之一,是中晚唐著名的政治家,在唐代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旧唐书》和《新唐书》均有其传。除政治才干之外,牛僧孺在文学上也颇有建树,是一位有影响的文学家,流传至今的作品,有《全唐文》收文十九篇,《全唐诗》收诗十四首以及传奇小说集《玄怪录》。

玄怪录(唐代牛僧孺所著的传奇小说集)

作品简介

《玄怪录》为唐代传奇小说集,多记怪异故事, 共四卷,唐牛僧孺撰,宋代因避赵匡胤始祖玄朗之讳,改名《幽怪录》。《玄怪录》记录了南朝梁至唐大和年间的神奇鬼异事件,内容涉及官场腐败黑暗、民间疾苦、歌颂义士侠女、描写恋爱婚姻等多种题材,作品多反映作者目世之见和人生观念。

《玄怪录》盛行于唐元和年间,在唐代文言小说专集中影响较大,像薛渔思《河东记》、张读《宣室志》、李复言《续玄怪录》等续书的不断出现,都是在《玄怪录》的直接影响下问世的。因此,《玄怪录》被一致公认为唐传奇专集的代表作品。鲁迅先生说:“造传奇之文,会萃为一集者,在唐代多有,而煊赫莫如牛僧孺之《玄怪录》。”冯沅君先生也认为“(传奇)专集首推《玄怪录》”。

创作背景

政治背景

安史之乱摧毁了初盛唐营造的繁荣局面,也使中央集权大为削弱。唐朝廷为安抚叛将,奖赏平叛功臣,增设了大批节度使。如有“河北三镇”之称的卢龙节度使李怀仙、魏伯节度使田承嗣、承德节度使李宝臣,以及后来在山东、河南、江淮、关中等地所设有的节度使。节度使的大批设立,导致“大州连州十余,小者尤兼三、四”(《旧唐书·地理志》),形成了藩镇林立的局面。而部分节度使凭借自己手中的军权、财权和中央相对抗。他们在辖内扩充军队、委派官吏、征收赋税,而且职位往往是父子相传,或兵将拥立;他们据地自专、嚣张跋扈,还经常发生动乱,逐渐形成了藩镇割据的局面。藩镇割据、长年战乱,严重地削弱了唐朝的统治力量,阻碍了各地经济、文化的交流,使生产遭受严重破坏,给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唐朝中叶以来中央朝政败坏,宦官专横,而地方上方镇跋扈、各霸一方,不听朝廷命令。农民阶级在残酷的剥削下,日益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阶级矛盾不断激化。

社会背景

牛僧孺所生活的唐代中晚期,朝廷有宦官专权、朋党之争,政治腐败;地方上则方镇跋扈、骄兵难制,中央政权处于摇摇欲坠之中。而在此情况下,唐朝却更加残酷地剥削和压榨劳动人民,使得民间空竭,赋税沉重,劳动人民如在泥涂炭火,以致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如安史之乱爆发后,为了筹集军饷,唐朝巧立名目,多方榨取人民的赋税,致使江南爆发了频繁的农民起义及北方人民和各地少数族人民的反抗斗争,像袁晁领导的浙东农民起义,曾“连结郡县,积众二十万,尽有江浙之地”,成为唐中叶最大规模的农民战争。这些农民起义,沉重打击了唐朝的封建统治,也直接摧毁了唐朝的租庸调法这一剥削制度。为了维持赋税收入,唐朝施行两税法。在新法的推行中,由于对百姓之盘剥日趋苛重,以致死亡和流徙的问题转趋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生计所迫,或四散逃亡,或聚众滋事,或劫掠钱财沦为盗寇,进而与官府直接对抗,各地民变兵变时有发生,终于爆发了唐末农民大起义。

值国内社会动荡不安之际,吐蕃、回纥、南诏等外族的入侵也给当时的唐朝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异族的入侵使得唐朝消耗了大量的兵力、财力应对作战,加速了唐朝的衰败。

另外,道教与佛教的盛行也深度影响着当时社会的政治生活与民众生活,甚至于文学创作。同时,道士亦达数万之众,他们不仅分门立派且产生了许多重要典籍,其数量之多,规模之大,为唐代之前所未有。道教在唐代发展十分兴盛。由于唐代帝王对道教的极力推崇,上行下效,致使整个唐代从宫廷到民间弥漫着一股浓厚的道教气息。而且,这种从初唐、盛唐即已孕育成型的风气,至晚唐仍未消退。《玄怪录》里众多求道访仙故事的描述,与之关系密切。

文学背景

一部文学作品的产生,也会受到同时代文学思潮的影响。从唐德宗贞元(785—805)后期开始,一直到唐穆宗长庆(821—824)末,伴随着政治革新思潮的到来,文学革新思潮也弥漫文坛,成为一时风气,文学思想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无论是单篇还是专集,除了具备结构的严密、故事情节的曲折、人物形象的鲜明、文学趣味的浓厚等特点外,一般都讲求寓意,包含着作者重要的人生感慨。像陈玄祐《离魂记》着力于青年男女爱的力量,沈既济《枕中记》表达了作者富贵无常的人生体验并寓有劝戒意味,这些初唐、盛唐时期的传奇作品,其目的虽并不一定用于政教,但都希望有益于伦理,带有功利的目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娱乐与审美。《玄怪录》也是如此。受当时经世致用、以教化为目的的文学思想的影响,这部以谈玄说怪为主要内容的传奇专集,讲求寓意,有所寄托,甚至带有功利的目的。特别是由于它产生在社会衰败、国家动荡的中晚唐时期,加上作者独特的身世,因此,它不可能不折射出以牛僧孺为代表的中晚唐文人所饱含的哀国忧民、伤时自悲的思想情绪。

人物背景

《玄怪录》里的很多篇目都涉及到了历史上的一些名人,或大臣、或武将、或文人,或皇妃等等,身份迥异,各不相同,但是这些人物却都有被杀或被贬的经历。如下表所示。

涉及人物背景信息

作品内容

神仙类

神仙是道教基本信仰“道”的形象化体现,得道成仙是道士修行的目标和最后归宿。道教是一个多神教,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传播的需要,吸收和造构的神灵愈来愈多,神仙谱系复杂而庞大。《玄怪录》中有大量有关神仙的篇目,这些故事有些讲述修仙的过程,有些讲述遇仙的故事,大多都带有对仙界的美好向往。这类故事包括《杜子春》《张老》《裴谌》《柳归舜》《崔书生》《袁洪儿誇郎》《张左》《萧志忠》《李讷》《刘法师》《开元明皇幸广陵》《叶天师》《许元长》《杜巫》《张左》这15篇。有代表性的有以下几篇。

张老

《张老》篇讲叙述的是一个人仙恋爱的故事,园叟张老隐瞒神仙身份,居住于梁天监中扬州六合县,爱慕扬州曹掾韦恕之女。张老请托媒人向韦恕女儿求婚,然而韦恕及媒人皆嘲笑其贫穷却又自不量力,便故意刁难张老让他拿出五百缗的钱,并且限时一天,方可娶亲。张老如约完成,而韦恕之女也愿意嫁给张老,婚后贫穷的张老遭到韦家的嫌恶,后张老携妻离开。数年之后,韦恕请长子探寻女儿,始知张老是一位神仙,生活自在,富裕逍遥。张老多次赠送财物给韦恕夫妇,但之后韦恕的大儿子想要再次拜访张老时已经是“后不复知张老所在”。

裴谌

《裴谌》是《玄怪录》中一篇经典的讲述修道过程的文章,裴谌、梁芳、王敬伯相约入深山学习神仙之道。在持续修炼十几年之后,梁芳死去,王敬伯也因为害怕困难清苦追求物质享受下山去了,只有裴谌坚持修仙。回到俗世的王敬伯官至大理廷评,还做了大将军赵胐的女婿。数年之后,王敬伯路遇裴谌,并前往裴谌家拜访,裴谌家的陈设已宛如仙境,非人间可比,席间,裴谌将王敬伯在千里之外的妻子召来弹琴,王敬伯才意识到裴谌已经得道成仙。

崔书生

《崔书生》讲述崔书生爱好种花植草,有一天,一位容貌姣好的女子路过,心生爱慕,自此以后每日设酒馔拜请其休憩,最终赢得女郎芳心,两人结为夫妻。但婚后不久,崔母就对这位妖媚无比的新娘产生了疑忌,女郎因此与崔生离别,临别前赠送白玉合子给崔书生。后一胡僧求见其白玉合子,崔生才从胡僧口中知道自己的妻子原来是王母娘娘的第三个女儿玉卮娘子,遂终日怨叹,抑郁而亡。

叶天师

《叶天师》是一个发生在天师和老者之间的故事,天师名叫叶静能,常常在道观里讲道,但是每次都能看到一位奇怪的老人“若有意欲言却又未能者”,询问后得知老人其实是一条龙,于此处守护贮藏于道观旁边大海之中的宝物。但是胡僧将要来夺取宝物,愁苦至极,想请叶天师帮忙。叶天师答应帮忙守护宝藏,并与胡僧大战,天师首先派出两个门人,将符咒投入大海,但未能阻止胡僧喝干海水。随后又派出第三个门人投符于大海,终于打败了胡僧,阻止其将海水喝干。老者为报恩情,使泉水绕观而行,从此以后观中童子再也不用忍受去十里之外汲水的痛苦了。

巴邛人

《巴邛人》讲了一个神仙神奇的出生方式。在巴邛这个地方有一个种植橘树的人,树上结出了两个硕大无比能容下四个人的橘子,但重量却与寻常的橘子一样。切开之后,每个橘中有两个眉发斑白,身体红润的老者,两人相对而坐,正在下象棋,并下有赌注。被剖开后四人仍谈笑自若,相约去往其他地方。并乘坐手中食物幻化的龙离去。其中一位说“橘中之乐,不减商山;但不得深根固蒂,为摘下耳”,13说到居住于橘之中乐趣也不比商山少,只是橘子容易被人摘下而已。由此观之,老者应是四处游玩的神仙,此时刚好住进了橘子之中,想象奇特巧妙,让人称奇。

张左

《张左》篇就叙述的是一个讲故事的事件,首先是张左给他的叔父讲述他年少时行走于鄠杜郊外遇到一位老父时听到的故事。于是故事的叙述视角转为老父,即老父给张左讲述自身遭遇的事情,而老父所说的也是从一位占梦者那里听到的。老父名叫申宗,宇文周时期人,已有二百多岁。原来老父年轻时因为一个梦去拜访一个占梦的人,占梦者告诉老父其前世是一位叫做薛君胄的人,这位薛君胄在中秋之夜长啸独饮,耳中突然出现了车马的声音,并有二位童子走出,邀请薛君胄去他们的国度--薛君胄的耳中的兜玄国做客。兜玄国内,景色令人赞叹,薛君胄拜谒蒙玄真伯之后被封为主箓大夫。一次因君胄登高远眺起了思乡之情,被二位童子驱逐,并出生在申家,成为今生的申宗。占梦者告诉申宗他就是其中一位童子,与君胄有宿缘,所以今生又来相见,并帮君胄延寿千年。自此之后,申宗果然无病无灾,周游天下,与张左相遇时已经二百余岁。老者讲完自己的故事还给张左读了他记录在鹿革上的各种奇闻异见。天快亮时,张左稍微休息了一下,老者也消失不见了。

华山客

《华山客》讲述了一个狐狸成仙的事。党超元在华山隐居,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忽然有一个女子敲门,并自称是在南塚之中修道多年的妖狐,如今道业已成。但命数将尽,必定会遭猎人毒手,恳求党超元将其尸体从猎人手中买回并埋葬在南塚旁边,以助其复活。党超元在猎人射死妖狐之后真的帮忙将尸体掩埋,女子死而复生,为了报答赠送他药金五十斤。

鬼怪类

在《玄怪录》中,以鬼作为主角的也是非常普遍的一类。既有地狱阴森恐怖的环境、残酷的刑罚的描写,也有对于地狱类似于人间的描写,比如官员的设置,女鬼之间的玩乐游戏。有些篇目反映了佛教的轮回转世思想,主人公通过积累善业还获得重生或者因为恶行而在地狱之中遭受惩罚。这一方面比较好的作品有《崔环》《顾总》《刘讽》《董慎》《南缵》《庐公涣》《齐饶州》《齐推女》《吴全素》《王国良》《掠剩使》《马仆射总》《王煌》《张宠奴》《叶氏妇》《岑曦》《李沈》《崔尚》《郑望》《元载》《魏朋》《崔绍》这 22 篇。

王国良

《王国良》里主人公是因为言行不当而丧命来到阴间,在遭受惩罚后返回阳间,改正恶习。故事主人公王国良是一个对人极其不友好,言辞惨秽的人。后来被阴司索命,经过查证,发现王国良阳寿未尽,于是要将他放回。在将王国良放回之前,冥官仍然决定要对他施加杖刑以惩罚他平时说话时喜欢用污言秽语的不良品性。返回人间之后,不再以言语犯人。

董慎

《董慎》这一篇讲的也是冥间故事,董慎任职于佐史,处事公正廉明,断案如神。冥间因为一件难以决断的案子就决定将董慎这个判案人才请了过去。实际上案情并不复杂,原来是闽州司马令狐寔等六个人违法,原本直接判入无间狱即可,但因为六人中的令狐寔是太元夫人三等亲的关系,其罪被递减三等,其余犯人因不服而纷纷上诉。董慎又向府君推荐了颇具文采的张审通来判定此案。张审通第一次写的判状因为不能体现严明使冥官大怒,不但驳回判状,还惩罚了张审通和府君。后张审通重写判状,令狐寔与其余罪人都被正法,冥官接纳了判定,并给府君加了官职,董慎也因为选贤举能之故,增加了一年的阳寿。这个故事虽然发生在阴间,但更多的反映的是人民对公正廉明的追求。

崔绍

《崔绍》篇主人公崔绍一直是一个乐善好施之人,与邻居李彧关系亲厚,后李彧家的猫生了两只小猫,由于两家距离很近,崔绍十分嫌弃这些猫,并且命人悄悄淹死了这些猫。母亲去世之后,崔绍辞去官职,周游各方,却在一个客栈里无故身亡。魂魄进入冥间,原来是那些猫的冤魂向上天申诉了他的罪过,因而丧命。后来受助于“一字天王”,他为这些猫各自抄经一卷,才得以重新活命。停留与冥间期间,崔绍见识了阴间种种刑罚。后来在跟随“一字天王”返回阳间的途中,崔绍碰到了四个鱼头人身之物向其求助,请他帮忙解脱罪身,需要崔绍帮自己抄写一份《金光明经》,崔绍应允了鱼头人的请求。在返回人间复活之后,发现家人正好买了四条鲤鱼用来制作菜肴,崔绍将他们全部放生。

南缵

《南缵》里讲述了一位叫崔生的人被任命为同州督邮,在前往任职地的途中,偶遇一位与自己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人,也穿着青袍。崔生十分好奇,便与之聊天,发现两人不但衣着相同,连官职也一样。细问之下才知,身着青袍之人是要赴地府同州督邮的任。青袍人邀请崔生游览了冥府的同州,崔生看到自己的妻子也被抓进了冥府之中,于是求助于冥府同州督邮。青袍人命令下属将崔生之妻放回人间。后来崔生来到同州,才发现妻子已经病了七八天,妻子痊愈之后,全然不记得地府之事,以为只是一个梦境。在这个故事之中,地府与人间设有同样的官职机构,所不同的是崔生在地府看到的是一个冰冷荒芜,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世界。

吴全素

《吴全素》中主人公吴全素在睡梦之中被引入冥府,见到了地狱之中于泥淖之中受处罚的魂魄,“尽目深泥,见丈夫妇人,捽之者,曳倒者,枷杻者,锁身者,连裾者,僧者,道者,囊盛其头者,面缚者,散驱行者,数百辈皆行泥中。”14并且从冥吏处得知“凡人有善功清德,合升天堂者,仙乐彩云霓旌鹤驾来迎也”,“若有重罪及秽恶,合堕地狱者,牛头奇鬼铁叉枷杻来取。”15后来,因为吴全素的阳寿还有三年,于是他被放回人间,但是在地府的经历历历在目,从此之后不在执着于科举考试。

张宠奴

《张宠奴》讲的是活人进入坟墓发生的事,进士王泰为躲避战争连夜奔逃,于途中遇到一只会说话的黄狗。黄狗将王泰的仆人化成驴子乘坐与王泰同行。后来又遇到两个吃人的怪物,黄狗助其避开怪物,并将他引到刘老人家休憩。刘老人热情召来居住于山中名叫张宠奴的妓女来唱歌。张宠奴总是不从,拂衣而起。张宠奴离开之时,灯火俱灭,眼前屋舍房间全部消失。王泰从门中爬出,才看清原来的房子只是一座坟墓。而自己的马仍拴在松树下,仆人坐在旁边,并且仆人告诉王泰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变成了驴子被人乘坐,天亮之后,从在附近耕作的人那里得知,此处乃是晋朝刺史刘琨的歌姬张宠奴之墓。

郑望

《郑望》篇情节与《张宠奴》颇为相似,郑望夜晚投宿于父亲的旧友王将军家,王将军饮食款待,照顾周到。后王将军的夫人托郑望买锦袴、花红、头髻、朱粉等物品。在办完事情返回的途中送去所买物件,又留宿一夜,但是到了天明,宅邸已无,只剩下一座土丘,问了当地的人之后才知道这里是王将军的坟墓。

庐公焕

《庐公焕》写盗墓贼无视鬼神警告坚持盗墓最终被水淹死的故事。

马仆射总

《马仆射总》讲述马总见到杜佑但拒绝其成为冥府都统的建议的故事。

叶氏妇

《叶氏妇》描写也是叶氏能看见鬼,见到自家的牛为鬼神看中并被冥间征用的故事。

精怪类

受宗教思想影响,特别是道教这样一个相信万物有灵,有着众多神明的宗教的影响。自然界的每一件事物都能通过修炼羽化成仙,在道教影响下,很多动植物、没有生命的器皿、物件在《玄怪录》中都有了生命,并有很多生动的故事。这样的故事主要有《曹惠》《滕庭俊》《郭代公》《来君绰》《元无有》《周静帝》《候僪》《巴邛》《习刁朝》《华山客》《尹纵之》《岑顺》《韦协律兄》《庐项表姨》《狐诵通天经》《刘交》这 16 篇。在这些篇目中,无论是女子的珠钗、鲜艳的花朵,稻田的蛤蟆,厕所的扫帚,陪葬的木偶都可以变作人的模样与故事主人公发生一段故事。

来君绰

《来君绰》写的是来君绰等人在逃亡途中的奇妙遭遇。来君绰等人在一污水池旁遇蜗儿、威污蠖等人,几人相见甚欢,遂一同饮酒,谈谑嬉笑。第二天来君绰等人再次前往污水池旁寻找昨天一起饮酒的朋友,却发现只有一个污水池以及蚯蚓和螺丁,才意识到昨天碰到的朋友都是这些东西幻化,心中作恶以至呕吐,果然所吐之物乃是污水和青蛙。

元无有

《元无有》中元无有在傍晚的时候为了躲避风雨进入了一间房子,房内有四个衣着奇特之人,他们互相之间诗词唱和,吟诗作赋。然而等到天亮之后,屋内除水桶、旧杵、烛台、破铛四物之外,只剩下元无有一人,再无它物。

刁俊朝

《刁俊朝》讲的是伶人刁俊朝妻子生了一种怪病,在颈部长了一个肿瘤,是因为有一只老猕猴精生活在里面。肿瘤一开始只有鸡蛋大小,但随着时间变化逐渐长大,经过四五年的时间后已经沉重到让刁妻无法正常移动的地步。过了几年更可怕的事情发生,肿瘤上面竟然长出了蜂窝状的组织,每一个蜂窝组织里时时传出琴瑟之声,且在下雨天的时候蜂窝里也会成云降雨。家人害怕至极,意欲将刁妻送至远方。刁妻心中失望,认为反正都是一死,于是请求刁俊朝帮她将肿瘤割掉了,令人震惊的是,从肿瘤中蹦出一只大猱。此后数日,刁妻的病渐渐痊愈,后有一位头戴黄帽的人登门拜访,原来他就是大猱,是一只避祸躲入人的身体的猕猴精。

滕庭俊

《滕庭俊》篇中滕庭俊身患热病多年,寻医问药均不能根治。后来因为去别处赴任,在傍晚时分投宿于一处农家,遇见一位须发甚秃自称 “麻束禾”的老人和一位自号“和且耶”的客人。三人把酒言欢,联句聊诗,数巡回之后发现老人和客人都消失不见,而自己则躺在厕屋之下下,旁边有一只大苍蝇和一把秃扫帚。奇妙的是腾庭俊的热疾从此痊愈不复发。上面这三个故事,在情节上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主人公与行路途中借宿某处,在不知情情况下参与到非人类的事件中去。

尹纵之

《尹纵之》这一篇讲的是一个猪精的故事,这次是母猪幻作美女来诱惑尹纵之。一天尹纵之在深山游览,路中碰到一个美女,于是将美女留宿家中,殷勤招待。快要天亮之时,女子想要回去,但尹纵之担心女子不复归来,于是就将女子的花鞋藏在柜子里。美女苦苦哀求,涕泪具下,但尹纵之始终不同意还鞋,女子只好挥泪离开,并诅咒他不得中举。天亮以后,发现那只鞋变成了猪蹄,床前有血腥气,跟着地上凝固的血迹来到了王氏家猪圈,看见一只没有后右蹄的母猪正愤怒的看着自己,于是命人将母猪射杀。之后从山上下来的尹纵之终究没有中举,即便他写文章的才气非常高。

周静帝

《周静帝》中涉及的是一个皮袋精,他们是由多年前李陵押运粮草之时遗留下来的皮袋幻化而成。他们幻化成省名部落的人,并且去访问了生活富裕的“勃那骨低”,在脖国他们为勃那骨低表演各种杂技,勃非常开心,每日盛情款待他们。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勃渐渐对他们的杂技失去兴趣,并且也发现了他们真正的身份是皮袋精,意欲损毁。皮袋精们苦苦哀求,并且告知勃那骨低他们很快就要被山神收去充当伶人,请求勃那骨低不要将他们摧毁,并且承诺再也不会打扰勃那骨低。但是勃那骨低依然坚持将他们全部烧毁,后来皮袋精因为愤怒作怪,致使勃那骨低全家死亡。

曹惠

《曹惠》讲的是由随葬物品幻化的分别叫做轻红、轻素的两个木偶来到曹惠家中发生的事情。曹惠买回两个木偶人给孩子当玩具,而他们实际上是被盗墓贼从谢眺的坟墓之中偷出来的。有一天,两个木偶突然开口说话,说了很多谢眺在地府的生活状况。原来谢眺生前的妻子力大无穷,为人粗放,在地府和谢眺琴瑟不和。于是谢眺就向天帝禀告,天帝同意谢眺休了自己的妻子。休妻之后,谢眺又迎娶了乐家娘子,官职也得到提升,和生前相比更加富贵了。后来,两个木偶人请求曹惠为它们饰以粉黛,原来是庐山山神要求娶它们做舞姬了。曹惠答应了木偶人的请求,用油彩将它们都粉刷了一遍,后来木偶人消失了,但庐山神真的

娶了两个小妾。

岑顺

《岑顺》中也是写冥器精作怪,书生岑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尤其是武略更加出彩,居住在吕氏遗留的废宅之中。一天晚上睡梦之中,听到战场击鼓鸣金之声,岑顺坐起观之,见灯下两军对垒,一支叫做“天那军”,一支叫做“金象军”。恍惚中那种,他也加入到了金象军中,参与作战。岑顺乐在其中,闭门不出,也不与亲朋来往。后来岑顺日渐枯槁,形容憔悴。家人认为他是鬼气上身,向他询问,他也闭口不言。于是家人用计将岑顺灌醉,岑顺吐露了其中的秘密。家人因为岑顺所说,将废宅的地面挖开,原来地下有一座古墓,里面有众多陪葬器物,其中就有一个金子做成的棋盘,岑顺所参与的战争也就是下象棋而已。他们取走了古墓中的宝物,并将古墓焚毁,从此之后,废宅不在闹凶,岑顺也醒悟过来,日渐恢复。

韦协律兄

《韦协律兄》中涉及到的精怪是一个铁鼎。韦协律的兄长是一位胆量很大的人,专门寻找各种凶宅独自前去居住。一次,韦协律的朝中同事听说有一处凶宅经常有怪物出没。于是就带着韦某的哥哥前去那里过夜。半夜时分,妖怪幻化成一个小孩出现了,韦兄以手摸之,发现是一个铁鼎。天亮以后,他用一根铁杵将屋里的鼎敲碎了,从此之后宅中就没有妖怪出没了。

作品特点

文字

1.叙事模式上的起越与创新

《玄怪录》它在叙事模式上也有继承史传作品的诸多特征,如在开头简约地介绍人物的姓名、出身,事件发生的肘闻及地点,采用顺序式方法记写人物的经历、奇遇和结局等等。但它的难能可贵之处则在于继承中的发展以及发展中的超越与创新,《玄怪录》在叙事模式上对传统的超越与创新主要体现在叙事结构、叙事时间、叙事视角等方面对传统的颠覆。《玄怪录》基本摒弃之前唐传奇惯用的史传之体,而是因事变体,摄取片断,灵活自由,有意打破已有的以时间、经历为序的传统模式,而呈现出时空交错、叙事视角转换、顺时序与逆时序相结合的新技巧,在叙事结构上,《玄怪录》的作品尽管在开头及正文标注真实的年号,以强调事件的真实可靠,但在具体叙事中则常常打破时空局限,人间、天堂、地狱之间,古代与现实之间,凡人与仙人之间,梦境与现实之间,时常是相互交叉、转换、错位。

2.注重细节,勇于幻设

《玄怪录》作品中的细节描写的精彩之笔比比皆是,这也使得它与一般的志怪小说有了质的区别。如《杜子春》、《郭代公》(卷一)、《古元之》(卷三)等。就像程毅中先生所说的那样,“如果说传奇注重于人物的刻画,志怪注重于情节的结构,那么《玄怪录》就是在怪异的故事情节里加强了人物形象的描写。

3.语言绮丽。文字委婉

《玄怪录》的诗化语言以及骈散相间、文字绮丽的语言风格,也同样是它超群绝伦的又一体现。正如陈文新先生所言的“把史家的传、记与注重描写的辞赋结合起来,在六朝志怪中偶然也能找到先例。但盛期唐人传奇的收获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是空前的。骈散兼施的描写,极大地拓展了语言的表现力。《柳毅传》《长恨歌传》《玄怪录》等的文笔均是第一流的。

情感

1.对黑暗社会的不满、失望、无奈的叹息

翻开《玄怪录》,一股凄怨、忧郁、感伤、悲凉的情调扑面而来。如《郭代公》篇,故事一开始就被惨淡的灯光、高峻的门宇及呜咽的哭声所笼罩,阴森恐怖的氛围令读者不寒而栗,也为故事的发展定下了凄惨、悲凉的基调。小说围绕众多妙龄女子被愚昧无知、贪财好利的父母及乡人当作祭品供奉给乌神(猪怪所变)的情节展开,反映了当时黑暗的社会给妇女造成的危害,而其中包含的悲惨、凄凉、幽怨、控诉、无奈的情绪,不言而喻,通过《玄怪录》,可以真切地体会到作者失望、无奈、忧郁、感伤的情绪,而这恰好反映出中晚唐文人的末世情怀。

2.抒发游宦奔波、飘荡乱离的愁怨

在我国古代,文人学士们为了求得功名,抛家别舍,辞亲远游,所谓“好男儿志在四方”,加上有时为了躲避战乱的因素,因此,漂泊乱离成为战争状态下许多人的共同遭遇。而当文人们背井离乡,欲见亲人而不得时,极易触物伤情,于是,诗文成为其抒发故园之思和离情别恨的媒介之一。如《玄怪录》中的《许元长》篇:“许元长者,江陵术士焉,客淮南。——每至春分动处,秋月明时,众乐声悲,征鸿韵咽,或辗转忘寐,思苦畏叹,或竚立无憀,心伤永日。如此者,逾年矣。全失壮容,骤或雪鬓。”许元长客居异地,忧思难耐,以致两鬓成霜。牛僧孺一生,仕途坎坷、沉浮不定,他将自己太多太深的游宦别离、异地漂泊的苦痛,以志怪小说的形式抒发出来,写成羁旅愁思之作是完全可能的事情。而这恰好反映出:在牛僧孺所处的中晚唐时代,文人们所具有的哀苦的末世情怀。

3.对时光流逝、功业无成、价值失落的悲慨

建功立业、实现个人理想价值是古代社会每一个有志文人毕生的追求,因此,在文学作品中表达这一主题十分常见。《玄怪录》中的《裴谌》篇即是对这种志向的直接抒发:王敬伯与两位好友一起入山学道,后来半途而废,决意下山为政,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要“意足然后求达,建功立事,以荣耀人寰”。“腰金拖紫,图影凌烟,厕卿大夫之间——无空死深山”,看来,建功立业、留名后世,是王敬伯真正追求的目标。然而,这一目标的实现,对很多文人来讲,是难以实现的。于是,转而赞美历史上的圣主明君,或表达对忠贤廉洁、辅佐君主做出不朽功业的贤臣的倾慕之意,是文人们表达建功立业志向的又一途径。

4.对现实的逃避及清高、遁世的超凡意识

生活在末世的牛僧孺,对黑暗的现实深感失望,又在时光流逝、功业无成、价值失落的悲慨中感受着人类生存意义幻灭的悲哀。在这种情况下,逃避现实世界,寻找安慰寄托的精神家园,成为其生命的依托之所在。因此,《玄怪录》当中所描绘的宁静的田园、悠美的山川等自然环境, 正体现了这种逃离现实、不预政治、欲醉酒以忘却苦楚或隐居以超脱俗世的心理。

思想内涵

1.揭露政治黑暗。抨击现世丑恶

《玄怪录》这些异遇类作品,承传于魏晋志人志怪小说。小说发展至唐朝,作家“始有意为小说”,在玄幻诡谲的文字中,牛僧孺不单单是搜奇述怪,同时承载了他的创作意图。小说对从多方面揭露了社会的丑恶现实,含蓄且深刻地批判了政治的黑暗。

2.政治事件的传奇式解读

《玄怪录》是一部传奇小说集,小说家言似不可信,但牛僧孺却是一个政治家,牛僧孺将某些私密的、敏感的政治事件,用当时流行的传奇小说形式隐秘含蓄地表现出来,例如《刘讽》这篇小说写的是唐文明元年(684)的轶事,众女妖夜间嬉闹人间,弹琴咏诗,行酒唱歌,好不热闹。文明年是唐睿宗时的年号,但这个年号却使用了不到八个月时间即被武则天废止。武则天临朝称制,即改年号“文明”为“光宅”。这一年,虽然武则天还没有称帝,但是“文明”年号的废止和“光宅”年号的建立,实则标志着武则天君临天下时代的到来。此外,女妖的歌词也很耐人寻思:“星河易翻,欢娱不终”,这也许就是暗示武则天即将改朝换代。此外,众多女妖横行人间,他们的王“婆提王屈娘子”也许就是影射现实中的武则天。

3.理想社会“和神国”

除了揭露了黑暗现实,抨击了现世丑恶,牛僧孺在《玄怪录》中也寄寓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在《古元之》这篇小说作品中,一个跟污浊的现世完全不同的理想国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近乎乌托邦的国家就是“和神国”。作者不惜浓墨重彩,借古元之口描述了这个美丽的国家,从牛僧孺的描述来看,这个国家自然无比美好,人民生活得无忧无虑,政治融洽和谐。和神国是一片平原,在这里没有高大险峻的山峰,山丘不过数十丈,顶上都还是平整的,其间有山泉清流。生长在这里的是奇花异果,佳禽嬉戏其间。和神国的气候也很怡人,四季如二三月,熙熙和淑,微风和煦,雨十天一下,且只在夜晚,风调雨顺。在这没有虫蛇之害,没有猛禽野兽,也没有扰人的猫鼠猪犬。和神国这样一个纯美的自然环境是很适合人类居住的。

4.宗教思想

《玄怪录》中存在着大量的道教佛教思想,《张左》中的老父因为前世的修行得以游览“兜玄国”,才造就了他今世的长寿。再如《裴谌》篇裴谌入白鹿山学道,他放弃了现实中优厚的物质生活条件,在深山数十年的苦修才得道。这正显现出道教的基本精神,即是出世。

作品影响

《玄怪录》被公认为唐传奇专集的代表作品,《玄怪录》虽以记录精灵粉怪、嗜奇记奇为主,但读者能从中领略到当时京都皇权对国家政治生活和普通百姓的巨大影响,感受到城市司法机构为市民声张正义提供庇护与安全的权威,体会到众多士子参加科举考试的酸甜苦辣,以及小说中对配掖庭、宦官专权、藩镇兵变等政治事件的描写,都表明《玄怪录》包涵着深厚的政治文化意蕴,折射着作者对唐代政治的特殊观照。

牛僧孺既是当时的政坛贵胄,又是文坛名士,以他为代表的一批作家是唐中叶传奇创作繁荣的中流砥柱。其创作的作品必定会对当时其他文人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影响。《玄怪录》的直接影响就是《续玄怪录》及其他续书的不断出现,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的新型志怪小说集,同时期,以及稍后阶段有很多其他作者受《玄怪录》影响,创作了相似的作品。在《玄怪录》的直接影响下,产生的具有代表性的传奇集包括张读《宣室志》、李复言《续玄怪录》以及薛渔恩的《河东记》。

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唐之传奇集及杂俎》篇首即是对《玄怪录》的高度评价:“造传奇之文,会萃为一集者,在唐代多有,而煊赫莫如牛僧孺之《玄怪录》”。

The End

1